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经济动态
欧洲央行推动欧元区刺激政策 — 这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  2018-06-22  访问量:     

《德国之声》6月14日报道,欧洲中央银行希望在2018年年底结束其2.4万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并呼吁采取一项有望振兴欧元区的政策,但这对于一些负债累累的国家而言可能来得太快。

 
  总部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欧元区央行于周四宣布,它将在今年年底前结束其前所未有的资产购买计划,同时表明,此举并不意味着在未来几个月内将会采取紧缩政策。
 
  它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该银行的管理委员会已决定将把今年10月份到12月末的每月采购额从300亿欧元减半至150亿欧元(350亿美元减至170亿美元),但欧洲央行的主要再融资利率将保持在零水平,银行存款利率调为负0.4%。
 
  欧洲央行称:“理事会预计,至少到2019年夏天,欧洲央行的主要利率都将维持在目前的水平,而且在任何情况下,只要有必要,就必须确保通胀的演变与目前持续调整路径的预期保持一致。”
 
  19个成员国的宏观经济状况显然有助于结束刺激计划。欧元区经济增长率在2017年达到自2007年以来的最高点,为2.3%,同时,失业率于今年3月份降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即8.5%。但情况并不明确,每个成员国受到的影响不一。
 
  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
 
  例如,欧洲央行因引入宽松货币政策,数年来通过购买债券注入了2.4万亿欧元(2.8万亿美元),其主要目标:将萎靡不振的通胀率恢复至2%,仅在今年5月份才遭受打击。其中也包含一次性因素,如周期不确定的油价上涨。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 CIB)全球市场研究部门的欧洲央行策略师路易斯•哈罗(Louis Harreau)表示:“量化宽松政策(QE)就像是一股吗啡进入欧元区主权债券市场,并可能在投资者和决策者当中引发一些自满情绪。”
 
  那么,如果廉价中央银行现金的时代即将结束,欧元区的主要经济体是否有足够的能力独立自主,最近的过去是否可作为未来的参考?
 
  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2011年毫不迟疑地加息两次,这加剧了2010年至2012年的最后一次主权债务危机(希腊),成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元区出现的首例。
 
  德拉吉实施了一项大规模购买债券的计划,抬高了价格并降低了利率 — 这使得货币更便宜并且恢复了通货膨胀,从而希望刺激经济增长。
 
  德拉吉随后在2015年1月表态,欧洲央行将扩大其对金融市场的干预,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此前,欧洲央行曾试图将通胀率上调至2%,但未能成功,这表明欧元区经济增长动力不足。
 
  自去年4月份以来,欧洲央行已经逐渐减少债券购买量,将月度采购额从800亿欧元减少到600亿欧元,并从今年1月份减少到300亿欧元。
 
  德拉吉在今年4月份坚持了“耐心,谨慎和坚持”的路线,市场目前服从他的指挥。
 
  美联储于2013年突然宣布终止其宽松政策,导致了大幅抛售,此后,德拉吉希望避免任何可能扰乱市场的举措。
 
  评估欧元区经济成功的关键标准
 
  •债券市场风险
 
  “基本上,如果从债券市场角度出发,负债最高,净发行量最多的国家应该在债券购买计划实施的最后阶段承担最大的风险,” 北欧联合银行(Nordea)首席策略师杨•冯•格里希(Jan von Gerich)认为: “所以,虽然希腊债券从来没有参与量化宽松计划,但该国仍然会受到采购结束时带来的影响。” 
 
  •国内投资者基础
 
  “投资者基础也很重要:国内投资者通常比外国投资者更加稳定,特别是面临巨大压力的时候,”冯•格里希提到: “西班牙和意大利看起来很脆弱,但法国和比利时也是如此,在某种程度上葡萄牙也一样。”
 
  •债券收益率
 
  他指出:“人们还可以看一下量化宽松政策开始以来债券收益率的变化:简单来说,如果我们假设宽松政策一直是债券收益率的主要驱动力,实施宽松政策后,某个国家的债券收益率下降的幅度越大,那么当该政策结束时它们可能的上升空间也越大。”在希腊该值已出现最大跌幅,其次是葡萄牙,爱尔兰和西班牙。
 
  •经济状况
 
  格里希坦言:“第二种观察方式是通过经济状况,一个国家的增长前景越弱,便越容易受到高利率的影响。”并补充称,意大利显然在这方面表现不佳。
 
  •短期利率
 
  他强调:“如果一个国家使用短期利率的频率越高,那么便更容易受到利率上升的影响。芬兰,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至少在家庭抵押贷款中,常常使用短期利率。” 
 
  •风险
 
  最后,若一个国家得到欧洲央行的支持越少,则更容易受到负面冲击,因此,风险情况也很重要。冯•格里奇称:“在这一方面,没有一个欧元区国家像意大利那样蒙上了政治阴影,西班牙也可能受到一些政治不确定性的影响,但该国得到了欧元区的认可,经济表现相对较好,比意大利的情况要好得多。”
 
  条条大路通罗马
 
  策略师哈罗表示:“意大利是房间里的大象,考虑到其庞大的公共债务,它的回旋余地不大,市场中存在一些疑虑,认为新政府可能不愿意减少债券。” 
 
  意大利具备大多数风险类别特征,许多人对其政治前景最为关注。
 
  “因此,在当前情况下,它是受紧缩货币政策冲击最大的国家。”格里希相信:“紧缩的货币政策会给意大利经济,经济信心和债务可持续性带来更大压力,因此也会使意大利新政府试图实现其关键承诺变得更加困难。继意大利之后,还有希腊(尽管未参与债券购买计划)和葡萄牙看起来相当脆弱,其次是西班牙。”
 
  意大利经济和财政部部长乔万尼•特里亚(Giovanni Tria)于上周日表示,该国新的民粹主义政府无意离开欧元区。
 
  塞尔吉奥•马塔列拉(Sergio Mattarella)总统拒绝任命由五星运动党领袖推荐的第一位财政部长。路易•迪•玛约(Luigi Di Maio)率领基于网络的五星运动党 — 议会最大党,承诺给失业者和低收入意大利人提供有保证的月收入,而右翼联盟的领袖马特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已经表示,将削减税率。两人都想撤销最近退休金改革的部分措施,使意大利人可以早点退休。
 
  路易•迪•玛约和马特奥•萨尔维尼认为,支出将被增长所抵消,尽管根据瑞银(UBS)估计,新政府的财政计划将促使意大利财政赤字占GDP的4.4%,而2017年仅为2.3%;到2020年,其主要盈余占GDP的比例将从1.9%降至负3.9%。
 
  意大利债券投资者注意到,本周借贷成本下降缩小了与避险德国债券的差距。德国10年期外债收益率上涨了5个基点至0.50%,而意大利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CDS)指数,即投资者风险意识指数,上升了22个基点(bps)。
 
  欧洲主要的衍生品交易所欧洲期货交易所(Eurex)称,截至2017年4月,意大利短期债券期货交易量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加了33%。
 
  《伟大的经济学家》的作者,经济学家琳达•约赫(Linda Yueh)强调:“有序地停止量化宽松政策不应对欧元区国家产生重大影响,但这意味着对意大利债务的需求将有所减少。但是如果意大利政治引发市场抛售,量化宽松计划将不足以扭转这种局势。”


(中国投资指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