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经济动态
特朗普贸易战的下一步可能沉重打击全球增长
发布日期:  2018-07-13  访问量:     

特朗普政府现在可能继续加大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的赌注,但如果它能够避开全球汽车业,它也许能避免对经济造成更严重的打击。

 

本周有迹象表明,欧洲领导人似乎希望就一项旨在削减美国汽车现有欧洲关税的协议进行谈判,以阻止贸易战。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表示,他可能会对汽车进口征收20%或25%的关税,他已要求商务部研究车辆进口是否会威胁国家安全,这与美国过去实施钢铁和铝关税的理由相同。

 

与此同时,美国对中国商品(包括汽车行业)的340亿美元征收25%的关税,而中国也通过本国关税进行报复。中国提高了对美国汽车行业的关税,目前有40%都施加在了由宝马,戴姆勒和福特制造的车辆上。

 

去年,美国向中国出口了26.7万辆汽车,与中国在汽车领域的贸易顺差为64亿美元,但其在欧洲汽车行业的贸易赤字却有约320亿美元。

 

“特朗普政府知道,与中国的斗争正愈演愈烈,它需要在贸易上赢一把,”Strategas政策研究负责人Dan Clifton说。克利夫顿表示,有两种可能性: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新协议,或与欧洲就汽车行业签订协议。

 

周五发布的美国针对中国商品的关税预计不会影响经济,但它们可能会逐渐扩大规模。到目前为止,预计商品价格不会发生重大变化。预计美国和中国将再次追加160亿美元于第一轮关税,总计500亿美元。特朗普表示,他可以对中国商品征收高达5000亿美元的关税。

 

然而,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在成功完成与欧洲就汽车行业协议的协商,它可能有助于缓解对中国关税升级的担忧,因为它有可能可以取消现有的关税,这对特朗普是有利的。

 

“多数国家的基本出口项目就是汽车,”Sun Life Investment Management投资策略董事总经理Dec Mullarkey说。 “如果他们能够谈成这件事,就可以平息市场以及很多相关言论,以及与特定盟友展开合作。”

 

克利夫顿表示,尽管存在障碍,但欧洲政策制定者似乎正在寻找解决方案。 “尽管欧盟的其他国家不太确定,但德国似乎支持采取零关税的举措。此外,程序性障碍也不能忽视。但是,有往这方面发展的趋势,“克利夫顿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在批评欧洲汽车关税的不公平时,特朗普已经召集了德国的戴姆勒(Daimler),该公司生产梅赛德斯奔驰汽车。美国汽车出口到欧洲时的关税为10%,而美国的关税为2.5%。然而,美国对皮卡的关税是25%。

 

分析师指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戴姆勒和宝马在美国生产汽车,日本制造商本田,丰田和斯巴鲁也是如此。梅赛德斯奔驰美国国际公司在其网站上称其在阿拉巴马州塔斯卡卢萨工厂生产286,000辆汽车,去年将其出口到135个国家。该公司称其出口70%的SUV,使其成为美国第二大出口商。

 

戴姆勒警告称,关税可能会损害其利润。

 

通用汽车公司反对关税,并警告如果实施这些关税将会导致“通用汽车规模缩减”。它表示,如果汽车制造商无法承受更高的成本,可能会导致其减少投资,减少就业岗位和降低工资。通用汽车拥有47家美国制造工厂,员工约110,000人。

 

“对我们的贸易伙伴征收过高的进口关税可能会使例如通用汽车等美国企业从全球市场中脱离,在国内保持和增强我们的实力,”通用汽车说。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表示,如果对所有车辆和汽车零部件进口征收25%的关税,那么在接下来的几年美国的产量将下降1.5%,近195,000名工人将失去工作。该分析假设没有国家获得豁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合作伙伴征收同样关税。它表示,这可能影响美国大约2000亿美元的进口,不包括零部件产业。

 

彼得森表示,如果其他国家以相似的关税进行报复,产量可能下降4%,减少624,000个工作岗位。进口和美国生产的汽车价格都会上涨,公司将不得不决定增加成本以维持运营。

 

在美国购买的汽车中有一半以上是在国内生产的,另外24%来自加拿大和墨西哥。欧洲进口占美国总进口量的6.7%。

 

Grant Thornton首席经济学家Diane Swonk表示,汽车行业与全球供应链联系紧密,贸易战可能会影响其盈利能力,影响工人,最终影响经济。该行业已先行采取行动。

 

“汽车制造商于关税征收前在主要港口囤积和建立存货。这也产生了影响,”她表示,进口和库存可能会首先飙升,然后出现萧条。

 

据路透社报道,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港口官员;佐治亚州布朗斯维克和巴尔的摩的报告称,5月份进口的汽车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3,000辆,出口大幅增长,其中39%的汽车从巴尔的摩出口,19%的汽车从杰克逊维尔出口。在加利福尼亚州长滩,5月份汽车进口增长3.4%,而出口减少24%。使用该港口的汽车制造商包括戴姆勒和丰田。

 

“汽车行业在每个国家都很重要,在汽车行业里就没有国界一说,”Swonk说。她表示,对汽车行业的限制不起作用,对消费者不利,正如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对日本汽车实行配额时所证明的那样。 “现实是世界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日本的配额使美国消费者每辆车损失超过3,000美元。”

 

当日本2011年的地震和海啸损害零部件制造商生产和出口的能力时,供应链交织如此紧密,以致美国汽车生产遭遇零件短缺。

 

“我们不出口和进口。我们销售的汽车是用来自世界各地的零件制成的,“她说。 “除非用三维打印,否则在这儿大多数东西都不是100%美国制造的。”

 

美林银行(Merrill Lynch)全球经济学家伊桑•哈里斯(Ethan Harris)认为,认为贸易战下一步可能是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大一轮关税,1000亿或2000亿美元。但随后汽车行业可能成为特朗普政府的目标。

 

“汽车关税将成为全面爆发贸易战的重要一步,如果持续下去可能会使全球增长减少十分之一或更多。最终美国与其贸易伙伴之间全面关税很可能会导致全球经济衰退。然而,我们仍然认为这不大会发生,“哈里斯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他表示,下一轮中国的关税已经会更残酷,因为它最终会瞄准更多的消费品,可能会减少减税的积极因素。

 

“当可见成本很少时,通过关税稳步推进是一回事。然而,随着关税继续升级,所有各方遭受的损失应会变得更加明显。消费品价格飙升将成为频繁的头版新闻。出口公司将开始解雇员工。消费者,企业和市场信心将急剧下降。公众舆论可能会倒向反对关税:当战士冲向前线时,“战争”看起来很棒,但伤亡人员回家时却是另一回事了,“他写道。

(中国投资指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