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两首唐诗“下扬州”蕴含的城市发展逻辑
发布日期:  2020-01-21  访问量:     

编者按:刚刚胜利闭幕的扬州市政协八届四次会议上,市委书记夏心旻着重提到了唐代杜甫和李白写到扬州的两首诗句,“商胡离别下扬州”描述的是什么样的情景呢?扬州何以圈粉商胡?“商胡离别下扬州”和“烟花三月下扬州”这两首诗里又蕴含了什么发展逻辑呢……

当年,扬州就是天下商贾云集之地。在扬州集聚的波斯商人,就有五万到十万人,所以我们都记得“烟花三月下扬州”这一句。但是很少有人记得杜甫还有一句诗,叫“商胡离别下扬州”。“烟花三月”是李白的,“商胡离别下扬州”是杜甫写的。

什么叫“商胡离别下扬州”?商胡就是波斯商人,1000多年前,波斯商人汇聚在扬州。到扬州来干什么?搞贸易,贩运扬州的产品,制造业的产品,玉器、漆器,就是我们扬州工匠打造的这些产品,卖向全球。买全球,卖全球。所以没有“商胡离别下扬州”,哪来的“烟花三月下扬州”呢?

如果没有大量的财富集聚,没有制造业的振兴,这个地方怎么能经济繁荣?所以,我们既要记住“烟花三月下扬州”,也要记住杜甫还有一句“商胡离别下扬州”。这么多的商人离别家庭,千辛万苦,不远万里到扬州来,就是因为扬州这个地方繁荣,产业发达。所以,我们两句诗都要记住,而且要记住:先有“商胡离别下扬州”,才能创造出“烟花三月下扬州”。

所以,我们要打造现代的安商家园。

——夏心旻

外国人眼里的古代扬州什么样?

“商胡离别下扬州”,作为一个兼具开放性、包容性、吸纳性的城市,扬州历史上有不少外国商人来往做生意。为了解当时胡人在扬州经商生活的情况,文化学者朱福烓翻遍了《太平广记》,发现上面对胡人在扬州经商生活的记载不少。

“其实,外国人来扬州,他们的游记之类,有很多很可贵的记载,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很鲜明的民风民俗画卷。比如唐代时,日本的圆仁曾经在中国留居十年。写下了《入唐求法礼行记》,其中对扬州有生动的描写。”

圆仁在扬州登岸后的第一个印象是:自(禅智)寺西行三里有扬州城……江中充满舫船、积芦船、小船、不可胜记。还有记他在扬州市场上兑换砂金的比值。

“再比如宋代,有日本僧人成寻来中国巡礼,从运河途经扬州,在《参天台五台记》中,生动地记述了过邵伯船闸的启闭情况,其中提到开闸要敲锣,非常有意思。”

扬州为何成为唐代商业中心

扬州在考古发掘中出土了一批唐俑,高鼻深目,一望而知是“胡人”,故称“胡俑”。面对这些造型精美、栩栩如生的文物,遥想当年唐代扬州的情景,人们自然会联想起杜甫的这句诗“商胡离别下扬州”。

波斯(伊朗)从西汉张骞通西域以来就与中国建立了友好关系。唐代与波斯、大食的交往,主要有两条路线:

一条是陆上“丝绸之路”,系从大食、波斯经恒逻斯、碎叶、勃达岭、龟兹、河西走廊至唐朝都城长安。自汉代至中唐以前,都是这条路线。

一条是“海上丝绸之路”,亦称“香料之路”,系从阿曼的苏哈尔或波斯北岸的西拉夫起航,经印度洋,太平洋,沿海岸北行到达广州。唐代海上交通发达,这条路线成为中国与波斯、大食海上贸易的主要通道。当时广州、洪州、扬州、长安胡人最多,这几处地方常见于古代阿拉伯人的著作中。

例如地理学家伊本·郭大贝在《省道志》中,列举中国的海港共有四处,自南而北为龙景(越南半岛灵江口北岸)、广府(广州)、越府(明州即宁波)、江都(扬州)。从交州航海,四日可到广州,由广州八日可到越州,越州至扬州六日可达。写得很为具体,这是因为扬州是“商贾如织”的最繁华的商市,又是南北交通的冲要,波斯、大食人到广州后,为了到扬州做生意,必须“由广州正北沿着浈水(现称作北江)到达韶州,然后转东北方向,翻越‘梅岭’(即大庾岭)进入赣江流域。从赣江流域就可以轻易地穿过现在江西省,经由洪州……进入长江流域,此后沿着长江可以直抵有名商业城市扬州。”如果还要往长安,则由扬州沿运河至洛阳,再经陆道过潼关西入长安。这是一条必经之道。

由于唐代和波斯湾海上交通盛况空前,广州和扬州成为中国东南最重要的对外贸易和商业中心。

俗语里还有商胡的痕迹呢!

胡人在扬州开设了许多胡店,买卖的商品,大多为珍宝和贵重药材。在矿物珍宝方面,输入的主要有玛瑙、琉璃、红石头、绿石头和猫眼等总称为回回石头的多种贵重宝石,此外还有象牙、犀角等。输出的大多为珍珠之类。这些珍宝,体积小,重量轻,运输易,价值高,获利大,做这类生意的商胡,其富有是出名的。由于他们长期和珍宝打交道,对珠宝的鉴识能力很强,至今扬州还有“别宝回子”“波斯献宝”的俗语。

在珍贵药物方面,胡人在扬州药市上经常出售的有安息香、没食子、无漏子、乳香、没药、血竭、诃黎勒、苏合香、丁香、阿魏、腽肭脐、龙涎、羚羊角等。这些药物有些已是今天习见的了,当时从国外远道运来,是名贵药材,价格很高,他们又把中国的一些稀有药材贩到国外去。

除此之外,还有胡人在扬州酿造美酒“三勒浆”出售的,可以想象,当垆的“酒家胡”必然不少,所谓“波斯装”、“菩萨蛮”之类的装束,也随处可见。有卖“胡饼”(后来有芝麻的烧饼即其一种)的。有开饮食店的,有关记载中提到的“胡饭”,当指胡人饭店中所作的外国口味的饭菜,有如今天的所谓西餐。

资料来源:《朱福烓:笔写城史重书挥墨香浓》(作者:费大洋)、《海上丝绸之路与扬州》(作者:朱福烓)、《“丝绸之路”的来客》(作者:朱福烓)等。

(扬州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