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唐风洋溢奈良城”
发布日期:  2020-05-28  访问量:     

编者按:2020年,是扬州与日本奈良市缔结国际友好城市10周年。奈良是日本著名的历史古都,被日本人称为“精神故乡”。因鉴真大师的渊源,扬州与“一衣带水”的奈良在历史上有着割舍不断的缘份。自上世纪90年代始,扬州、奈良两市政府多次进行友好互访活动,并在经贸、文化、旅游等方面开展了深入的合作与交流。
2008年5月6日至10日,应日本政府邀请,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日本进行为期五天的“暖春之旅”国事访问。为配合、呼应、服务总体外交,扬州市承制了国礼“友谊之舟”,并派遣“鉴真故里•扬州市民访亲团”同期访问奈良。胡锦涛主席对扬州的“访亲之旅”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高兴地与扬州访亲团团员在“友谊之舟”前合影留念。时任外交部长杨洁篪说,扬州市承制的“友谊之舟”是一件最好的、最有意义的礼物,成为中日友好的重要见证。2010年2月20日,奈良新任市长仲川元庸首次访扬“共结来缘”,时任扬州市长谢正义与仲川元庸分别代表双方城市签订了开展友好交流备忘录;同年5月23日,正在日本访问的扬州市常务副市长张爱军与奈良市长仲川元庸在奈良百年会馆签署“扬州市--奈良市友好城市盟约宣言”,两市正式结为国际友城。奈良县知事荒井正吾、奈良市议长山本清、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郑祥林及奈良市政府、议会、商工会议所、民间团体、奈良市民共400多人出席并见证了两市结好签字仪式。缔结友城后,两市同心携手,互助互进,为促进共同繁荣和发展,为两市、两国人民间的世代友好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今年不仅是扬州与奈良市缔结国际友好城市10周年,同时也是奈良(平城京)迁都1310周年以及鉴真大师建造的唐招提寺建成1250周年,现刊发杨乐同志的游记散文《唐风洋溢奈良城》,从一个侧面展现我市友城奈良的城市风采和诗情画意。


唐朝,我最想穿越去看看的朝代,没有之一;

奈良,最具有唐风神韵的城市,也没有之一。

奈良,在历史上被称为“大和国”,是日本最有名的古都。从公元655年至784年,日本的几代天皇都在奈良建都,名平城京,史称奈良时代(公元710-789年)。到了日本的南北朝时代(镰仓时代与室町时代之间),奈良又成为南朝的中心。如今的奈良市仅为当年平城京的左京部分,仍完好地保持着日本古典风格,成为著名的游览胜地。奈良也是日本古代文化发祥地之一,在文化史上称为天平时代文化。1950年,奈良被定为“国际文化城市”。有平城京遗址、皇陵、东大寺、唐昭提寺、法隆寺、奈良公园等文化古迹,被日本人视为“精神故乡”。

奈良与扬州有着千载佛缘。一千两百多年前,正是中国的盛唐。唐天宝二年(公元743年),扬州大明寺的鉴真大和尚(公元688—763年)受日本佛教界邀请,率弟子东渡扶桑。先后十年时间,历经千辛万苦,即使双目失明也矢志不渝,直到第6次东渡终于成功,并于公元753年抵达奈良,彼时,“扬州的明月,照亮了奈良的天空”。鉴真大和尚把盛唐时的中国文化全无保留地传播到日本,日本作家井上靖曾以“鉴真东渡”为体裁写了一篇长篇小说《天平之甍》,“天平之甍”就是日本人对鉴真大和尚的尊称,意为“天平时代文化的屋脊”。

源于这一段历史,扬州成为中日友好交往的原点城市。2010年2月20日,奈良新市长仲川元庸上任后首次访扬“共结来缘”,两市签订了开展友好交流备忘录;同年5月23日,两市在奈良百年会馆签署“扬州市奈良市友好城市盟约宣言”,正式结为国际友城。时光荏苒,算而今,两市结好已经十年。此间,我有机会去过一次奈良,访问交流之余,重点参拜了东大寺和唐招提寺,着着实实地感受了一番梦回盛唐的韵味。

东大寺因为建在平城京以东,故名。又因为东大寺是日本华严宗总寺院,所以又称为大华严寺。东大寺于奈良时代的728年由信奉佛教的圣武天皇下令修建,直到798年才完成这一宏大复杂的工程。史载,东大寺曾举行极其盛大的“大佛开眼供养法会”,圣武太上皇、光明皇太后、孝谦天皇与文武百官参列,万余名僧侣参加,表演并演奏了久米舞、唐古乐、高丽乐、林邑乐,“自佛法东渡以来,斋会仪未尝如此盛大过。”鉴真大和尚亦曾在此设坛授戒,大佛殿西侧的戒坛院即是鉴真大和尚平时传授戒律的场所。1998年,东大寺作为古奈良的历史遗迹组成部分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东大寺要录》载,东大寺建于若草山麓林间,林间的寺院更给人一种清幽的感觉。东大寺很大,但其干净程度又简直让人膜拜,任何杂物都很难被发现,可以说日本人把整洁做到了极致。国宝级的东大寺正门即南大门是日本最大的寺门。宽约50米、高约25米,按照中国传入的天竺式样建造,木制的门楼高大宏伟,古朴中透着一股神秘的沧桑。

南大门前的道路被认为是奈良最美丽的步道之一,这里随处可以遇见三五成群的可爱的梅花鹿,有的在石板路上悠闲地信步,有的屈着腿在树阴下休憩,让人不自觉地想去亲近。传说奈良是一座“被鹿统治的城市”,梅花鹿在这里被奉为幸运的象征、神的使者,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小鹿追逐游客抢吃饼干是这里非常出名而有趣的景观。大家都纷纷停下脚步来喂食小鹿、和小鹿合影,好一幅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美好画面。老舍先生《奈良东大寺》诗里就提到了这样生动的场景:“佛光塔影净无尘,几点樱花迎早春。踏遍松阴何忍去,依依小鹿送游人”。

东大寺大佛殿,正面宽度57米,深50米,为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筑。大佛殿内,迎面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青铜大佛像------这座高15米的、用了437吨青铜、130公斤黄金铸造而成的大佛像是卢舍佛,又称“大日如来佛”。佛像的旁边,有一个大柱子,柱子最下面有个方形的洞,据说叫“开悟”洞,洞的大小与大佛的鼻孔相当,如果你能从这个洞中钻过去,则会洗尽铅华,忘却之前的苦恼和忧愁,得到无限的好运和祝福。我静静观看了一会,发现小孩子是最喜欢钻这个洞的,当然也有一些大人们跃跃欲试,希望可以得到开悟,获得健康和幸福。东大寺院内还有二月堂、三月堂、正仓院等著名的建筑,都是建筑史上的珍品,具有很高的价值。

整座东大寺,给人的感觉相当质朴。有些古老的木头上还留有当年大火过后的痕迹,金属配件也因为年代久远而锈迹斑斑。这种质朴的感觉,和中国寺庙的金碧辉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日本人认为,越是年代久远的东西,越要保存他们本来的面目,这样才是时间留存下的珍品。这种理念,令人深思。

唐招提寺是日本佛教律宗的总寺院。鉴真大和尚于天平宝字三年(公元759年)开始亲手建造,大约于公元770年竣工。这座具有中国盛唐风格的建筑,也因为是鉴真大和尚的寺院,故而在日本拥有非常崇高的地位。唐招提寺除了被确定为日本的国宝外,也是世界文化遗产。

步进唐招提寺,在长长的过道边有一块寺庙介绍的巨石,经过巨石再往里面走就是寺院的主殿------金堂。金堂,正面7间、侧面4间,修建在约1米高的石台基上,这是日本天平时代最大最美的建筑。正如梁思成先生总结唐风建筑时所说:“伟大之斗拱,深远之檐出,屋顶和缓之斜度,稳固庄严,含有无限力量,颇足以表示当时方兴未艾之朝气”。唐朝景观的高仿再现,“对于中国唐代建筑的研究来说,没有比唐招提寺金堂更好的借鉴了”。

金堂内供奉着金色的主佛卢舍那佛像,为奈良时代特有的脱乾漆造,其两侧有千手观音佛立像和药师如来佛立像,都是木心乾漆造。3尊大佛像前还有梵天、帝释天两尊小像和4尊天王的木雕像,堂内还有平安初期大日如来的木雕佛像。金堂、卢舍那佛像、千手观音佛像、药师如来佛像都是日本的国宝。

建于公元1688年的御影堂内,供奉着鉴真大和尚乾漆夹造的坐像,真实地再现了大和尚圆寂时的姿态。那一年,日本天平宝字七年(公元763年)的春天,唐招提寺的樱花和扬州大明寺的琼花不约而同地盛开了。远在奈良的大和尚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家乡江淮平原吹来的缕缕清风和他当年东渡启航的大运河上的阵阵涛声……“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5月6日,月满天心。鉴真大和尚双手拱合,结跏跌坐,团目含笑,面西而化。西,正是大和尚家乡扬州的方向。

御影堂前东面是鉴真大和尚墓。墓周遍植松树、桂花、牡丹、芍药、“孙文莲”、“舞妃莲”、“唐招提寺莲”、“日中友谊莲”以及来自大师家乡扬州的琼花。“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作为大师的家乡人,我在想,献上什么才可以代表家乡缅怀大师?或者,吟咏大师同时代乡党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最为贴切?“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送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我在唐招提寺的每一座建筑和每一处花草树木间且行且吟,不知不觉间,已是日落黄昏……。

今日之中国,已经没有办法找寻到什么具有整体唐朝特色的遗迹,而在一海之隔的日本奈良,几乎整个城市都仍然是原汁原味的天平时代盛唐之影。我觉得,这固然是因为鉴真大师对日本文化、尤其是对奈良城在建筑文化上的深刻影响,郭沫若先生诗“鉴真盲目航东海,一片精诚照太清。舍己为人传道义,唐风洋溢奈良城。”即是对这段历史功德最好的证明;但同时也是得益于日本本身在平安时代后期从“唐风”向“国风”的转变,从悉仿唐制转为用心发掘本土民族文化,使得日本主流上对中国大规模的吸收借鉴被定格在唐代,因此可以说,唐风洋溢的奈良城,客观上是日本对中国古风的一次精彩的断代。

“奈良好,澹雅胜豪华。欲访名园乘月夜,闲拖木屐重如车。妙句实堪夸”。漫步在奈良的街道,没有大厦摩天、没有高楼林立、没有摩肩接踵的人群和急匆匆的行旅……,大唐景致,在这里不过是日常生活、平常现象。想象中的千年古都、梦幻中的盛唐气象,那些仿佛隔朝隔代的气息,呼吸起来仍然是这般新鲜灵动,让我感觉似乎大唐仍活生生地存在着……。

我被奈良的唐风古韵深深地迷醉了!好想有机会再来一次奈良!哦,不,奈良是百来不厌的!我愿意在我的生命里,能够一次次地、细细地、再来寻访、品味这唐风洋溢的奈良城!

(杨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