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疫”线外事人】那是青春吐芳华
发布日期:  2021-08-30  访问量:     



【编者按】经历了最初的黑暗,如今,扬州城最危险的时刻已过,再咬牙坚持一段时间,我们所熟悉的那个活在唐宋诗词里的城市就要回来了,这背后,是无数人的努力与奉献。外办有这样一群90后年轻人,面对这一波前所未有的疫情,她们有过害怕、有过担忧,但从来没有过退缩,用责任和担当、用拼劲和勇气、用坚强和刚毅,在抗疫一线,展现美好芳华的青春力量。今天,我们分享一下外办90后吕宏的抗疫日记,看年轻人面对大战大考时的心路历程,看她们面对危机时所展现的勇敢、独立、自强的青春形象。

序:疫情爆发以来,从隔离在家,到下沉一线参加高风险小区疫情防控工作,再回到本小区做志愿者,这期间被帮助过,也被需要过。经历过害怕,也邂逅过温暖。在这场意外的危机中,大概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下面的片段记录了在抗疫过程中触动我心弦的平凡小事。我想,一生中这样特殊的经历不会多,这些瞬间的情感值得我将它们定格成文字。

8.6《意料之外的害怕》

经过和小区、社区协调沟通,我终于可以拿着机关志愿者证正大光明地出门和同事们一起下沉社区参加志愿服务了。由于2020年3月,新冠疫情刚刚暴发时,参加过南京禄口机场的转运任务,所以我心里很坦然,甚至还有点热血沸腾。但是,我好像把事情想简单了。

进小区前,同事们非常仔细地帮我穿戴好了口罩、手套、帽子、衣服、鞋套和护面屏,确保我的每一寸皮肤都被防护服保护住了。可是因为我太瘦了,衣服尺码又偏大,领口和口罩之间留下一个大口子,同事不放心,最后用透明胶带在衣领处紧紧缠了一圈,尽量让衣服贴合。大家的认真让我有些紧张了。

独自走到卡口,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说:“你现在别进去,路口处站着密接、有可能是阳性,在等着被带走隔离呢。”我有点害怕了。等了大约十分钟,我发现有工作人员从里面出来了,我自己的值班时间差不多也到了,就准备进去。那位工作人员又再次提醒,叮嘱我:“门口的密接还没走,你离他们远一点。”

工作人员打开铁锁,临时围住四季园菜市场的铁皮门缓缓打开来。门打开来一个缝隙,只见道路左边站着一位老奶奶,她又瘦又黑,眼睛模糊、无神,脸上布满一条又一条的褶子。她肩上挎着一个深蓝色的布包,独自站在路旁。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背着黑书包,软塌塌地靠在行李箱上,看着远处发呆。我之前来过这个菜市场,那时候还感觉这里市井气息浓厚,很有人间烟火气,而如今这里转瞬变成了这般模样,心里忐忑又难过。

沿着四季园菜市场的小巷继续朝前走,终于找到了值班地点,看到了平时关系很好,经常向他请教翻译问题的同事吴洲,这才觉得安定点......

“咱先坐一会儿,估计人都在睡午觉。”吴洲说。

一点多钟,烈日炎炎。坐定下来,我清晰地感到防护服里的汗水正顺着身体一直往下流。

“我的湿气很重,今年夏天还特别买了个泡澡桶,中午在家泡澡出汗祛湿。这下好了,穿着防护服在大太阳下晒,暴汗效果更好。”我跟吴洲打趣道。

“哈哈,你这生活方式很特别啊。我们听会英文广播剧,心定自然凉。”吴洲说。

抑扬顿挫的英音在安静的空气中回荡,彷佛这就是一个平常的安静的中午。不知要等多久,这里的居民午睡醒来,街上又可以人来人往,热闹起来。

8.11《改变的种子》

一早醒来查看扬州新增数量都快成了习惯。昨日新增52!前几天已经降到30+,让人燃起希望,这个数字着实给大家浇了一盆冷水。咬紧牙关,努力十几天了,光看这个数据,确实不免让人失望、担忧。不过,我却也不像前几天那么悲观和害怕,倒是觉得应该是到拐点了。

这两天,无论是值班的封闭小区还是自己的居住小区,在防疫措施上都有了明显的改善。在自家小区,核酸检测终于搬到了小区北门,不用再去体操馆熬夜排队了。小区地上贴着一米线标志,早晨在楼上俯瞰整齐的队伍,赏心悦目。

在值班的封闭小区,不时有消毒车穿过街道喷洒消毒水;一个个套上黄色垃圾袋的垃圾桶整齐地摆在了四季园菜市场的入口,供放医疗废弃物;入口右侧放了一张台子和一瓶手消,方便封闭区出来的工作人员消毒、脱防护服;入口左侧搭了一个帐篷,供身体有不适症状的居民在等待救护车期间休息;出四季园菜市场,工作人员也准备了额外的口罩,以防我们忘记换上新的;今天下午值班的时候,也遇到了省卫健委的专家来指导,让人安心许多…点点滴滴的变化在说明我们的防疫已经越来越有秩序,越来越专业。

想起了曾经读过的《Becoming》一书中描写美国社会顽疾的一段话:Progressandchangehappenslowly.Notintwoyears,fouryears,orevenalifetime.Wewereplantingseedsofchange,thefruitofwhichwemightneversee.Wehadtobepatient.现在,扬州已经种下改变的种子,相信很快就能看到果实,看到数据降下来。我们需要耐心。

8.12《胡思乱想,是不是感染了》

每次脱完防护服,穿着湿透了的衣服直接骑上小电驴,路上吹个四五十分钟的凉风到家,到家就吹空调,终于给吹感冒了。前两天就开始鼻塞、喉咙疼,担心感冒加重,独自在家又无人可以照顾自己,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向一直带领我们执行下沉任务的蒋主任请假了。

虽然自我感觉不可能是新冠。但在这个特殊时期,还是会有些担心。我忍不住打开手机搜索新冠的症状。嗜睡、肌肉酸痛无力。好像是有点困…….洗碗的时候,肌肉好像是有些疼…..喉咙疼了三天了……早上刚醒来,鼻子还是有点不通气……还好,没有腹痛、没有干咳、没有呼吸困难,这些应该才是典型症状…….我安慰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今晚早点睡觉,休息两天应该就没事了。

8.16《朋友的关心》

居家这段时间,收到了很多很多朋友的问候,让我在害怕焦虑的阶段获得了很大的能量。其中最意外的是意大利领馆的小可爱佳杰。

我们只在一次工作中有过短暂交集。这次疫情,她担心我独处焦虑,一有空了便会来询问我的情况。有时候会指导我做饭,有时候会分享给我她做的丑丑的小饼干……今天,她特别夸奖了我,说我的一篇宣传稿写得很好。快聊完时,她说了一句话,真是撩到我了,如下:

无聊了就找我。不,改一下,想我了就找我。

8.19《小baby的奶粉》

前几日,因为本楼栋只有我是机关工作人员,社区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方便做楼栋长。想着刚结束办里24小时应急值守的夏主任已代替我去了封闭小区,我应该是可以居家了,便答应了。自此,每天的生活节奏就是:早晨被保安大叔“6栋下来做核酸”“6栋下来做核酸”的嘶吼叫醒;下楼排队做核酸;做早餐;不时查看楼栋长群,确认今天可以订的菜品;去我们楼栋发布订购接龙信息;等通知去门口拿前一天的菜;送菜,通知邻居准备拿菜;做午饭;汇总楼栋今天的订菜信息,统计算账,做成excel表格发给楼栋总管;处理一些临时性的事情…….虽然有些忙碌,但也会发生一些趣事,比如邻居在群里把买菜的钱通过红包的形式发给我,我还没来得及点,就被住户误抢了,然后出现大家纷纷给我发红包的盛况……

今天有些特别。我接到了另外一个楼栋住户的电话。她给我打了两个电话,发了一条短信,但是我在做饭,都没有注意到。后来给她回了电话,电话里她很着急。她说自己楼栋人少,没有楼栋长,社区就让她来找我了。好吧,谢谢社区的信任……经询问,原来是小baby没有奶粉了,家里的米也只够两天。苦谁不能苦孩子,然后我就联系了紧急物资联系人、江都司法局的景大哥,询问能否走紧急通道,景大哥联系了社区,社区又找了相关母婴用品的商家,办理通行证,这才为宝宝买到了爱他美三段奶粉。小baby的妈妈很感激。其实我也没有做很多,就是帮她联系了相关人员。不过,被需要、被感谢,就很开心图片

8.20《鸡蛋碎了》

今日给住户送菜,手没抓稳,其中一个袋子,“啪”一下掉地上。打开袋子,发现其中竟有一盒鸡蛋….12个鸡蛋碎了6个。心中愧疚,毕竟现在买盒鸡蛋不容易。本来,我想着拿自己家的鸡蛋赔给邻居,然后我就用碎鸡蛋回家做个汤….不过,这位邻居很善解人意,她笑嘻嘻地说已经很麻烦我了,碎了就碎了,没事的。

做了好事是一份喜悦。出现差错,得到理解,是另外一份意外的喜悦。

8.23《今天很委屈》

今日挨家挨户上门统计相关信息,遇见几位统计时不耐烦、甚至不愿意开门的人。我觉得非常委屈,我和另外一名广陵新城的社区志愿者一层楼一层楼地跑,一扇门一扇门地敲,一个人一个人的统计,楼道的蚊子多,腿上被咬了很多包。为什么有人还忍心不配合?所以,我也有了情绪。我的语气有些生气,告知对方:你再不出来,这种行为就要负法律责任,我就只能找警察来处理了。后来那个人出来了。

回家把这件事告诉朋友,朋友说我有点凶,太直接,会加剧住户的反感。我也反思了自己的态度,告诫自己下回不能这么冲动,无论如何要克制。不禁感叹社区工作人员的不易。我得修炼自己,在今后工作中多一点耐心、宽容和换位思考图片

8.24《给纸币的老爷爷》

这次疫情大规模传播的源头是一个南京过来的老太,疫情管控时期也有一些老年人倔强的很,不愿戴口罩、不配合做核酸、不服从隔离管理。不过,更多的还是又善良又明理的老人家。今天就遇见了一位这样的老爷爷。

这次,是我第三次给他送菜。他远远地看见我,加快步伐向我走来。

走到我面前,用非常心疼的语气对我说:“又让你辛苦了啊。”

“没事的,别客气。昨天您买了一袋苹果一袋梨,拿好哦。”

“谢谢你。小姑娘,你姓什么?”

“爷爷,我姓吕。”这是做志愿者以来,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个私人问题,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开始把你当作亲戚朋友。

老爷爷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问我:“今天这两个多少钱?”

“苹果9块钱,梨8块钱,一共17。”

“好的,谢谢你,我回去给我孙女。”

“啊?你还要把钱还给你孙女?”我很惊讶。

“当然要给啊,她都帮我付了两次钱了。我自己不会用手机付钱,只能让她付。”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第一次老爷爷硬是想给我五十块钱纸币,大概是不想花孙女的钱。他也知道,回头给孙女,孙女是不会要的。

这样平常朴素的亲情很温暖,这是能为我的志愿热情“充电”的能量图片


(吕宏、陈笑梅)